在莱斯大学关于国家太空计划的演说

约翰 · · 肯尼迪总统

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

1962 9 12

皮策校长,副校长、州长、众议员托马斯先生,威利参议员和米勒众议员,韦伯先生、贝尔先生、各位科学家和各位贵宾,女士们、先生们:

非常感谢贵校校长让我成为荣誉客座教授。我向你们保证,我的第一次演讲会很简洁。

我很高兴来到这里,尤其高兴的是在此场合来到这里。

我们相聚在这个以实力著称的州,这座以进步著称的城市,这所以知识著称的大学。这三方面我们都需要,因为我们是相聚在变革与挑战并存的时刻,希望与恐惧交织的年代,知识与无知同在的时代。 我们的知识越多 就越显露出我们的无知。

世界闻名的科学家今天大多健在并且仍在工作 这是显著的事实 我国科学人才每 十二 年翻一番 ,其 增长率 我国总人口增长率的三倍多 这也是事实。尽管如此,未知事物、未解问题和未尽事业的范围之广仍然远超出我们的集体理解力。

无人能完全知晓我们一路走来到底有多远多快。但你如果愿意,可以把人类有历史记载的五万年浓缩到仅半个世纪的时段内。 照此说来,我们对这半个世纪的前四十年知之甚少,仅知道在这四十年的末期,先进的人类学会了用兽皮遮体。 然后,按此标准,人类大约是在十年前才走出洞穴,开始建造其他类型的住所。 直到五年前,人类才学会了书写和使用带轮子的马车。 基督教起源于不到两年前。 今年才出现了印刷机。而在这人类历史的整个五十年期间,蒸汽机在不到两个月之前才提供了新型动力源。

牛顿探索到了地心引力的意义。 上个月出现了电灯、电话、汽车和飞机。 直到上周,
我们才开发了青霉素、电视与 核动力 。那么,如果美国的新型航天器成功登陆金星,则可以不夸张地说,我们将在今天午夜前抵达该星球。

这是惊心动魄的一步 如此一步 排除旧弊端 同时势必会产生新弊端 产生新无知、
新问题和新危险。 无疑,浩瀚的太空之旅预示着高回报,但也预示着高成本和高难度。

这就难怪有人会主张我们暂且原地小憩等待。 但是,休斯敦这座城市、德克萨斯这个州和美国这个国家的缔造者们不是消极等待之辈,不是乐于袖手旁观之人。 是勇往直前者开拓了这个国家,他们也必将开拓太空。

威廉 布拉德福在 1630 年谈到普利茅斯湾殖民地的建立时说,伟大光荣的壮举无不伴随着巨大的困难,而伟大光荣的壮举必须有足够的勇气才能成功,巨大的困难必须有足够的勇气才能克服。

如果说这部浓缩版的人类进步史对我们有所教益,那就是人类求索知识与进步的坚定意志和百屈不挠的精神。 无论我们是否参加,太空探索都会继续下去。这是人类有史以来的伟大探险事业之一。任何希望领先于别国的国家都不会在这场太空竞赛中甘心落后。

我们的先辈确保了我国成为第一次工业革命浪潮、第一次现代发明浪潮和第一次核动力浪潮的弄潮儿,而我们这一代不想在即将来临的太空时代的浪涛中沉没。 我们要投入到太空时代的大潮中去,而且我们要引领太空时代, 因为,当今世界注视着太空,注视着月球和遥远的行星,而我们已经承诺不会看着太空被征服者的敌意的旗帜所统辖,而是要让太空飘起自由与和平的旗帜。 我们已经承诺不会看着太空充满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而是要让太空布满知识与理解的仪器。

然而,只有我们的人民一马当先,我国的诺言才能兑现。因此,我们要一马当先。 简言之,我们在科学和工业领域的领导地位,我们对和平与安全的期盼,我们对自己及他人所承担的义务,这一切都要求我们做此努力,要求我们解开太空之谜,要求我们为了全人类的利益解开这些谜,要求我们成为世界领先的航天大国。

我们要在这太空之海扬帆启航,因为那里有新的知识要我们去获取,有新的权利要我们去争取。我们必须为全人类的进步去赢得和利用这些知识和权利, 因为太空科学与核科学及其他所有技术一样,其本身并无善恶之分。 太空科学将成为正义的力量还是邪恶的力量,事在人为。只有美国占有优势地位,我们才能帮助决定,是将太空之海变成和平之海,还是将其变成恐怖的新战场。 我并不是说,我们应当或者将要无设防地对抗对太空的恶意滥用,正如我们无设防地对抗对陆地或海洋的恶意利用。但我要说,我们可以发掘和掌握太空,但不借此为战争之火助燃,不重复人类在我们这个星球上传达指令时所犯的错误。

迄今为止,外层空间尚不存在争斗、偏见和民族冲突。 太空的危险因素对全人类都不利。 征服太空的事业值得全人类全力以赴,和平地合作利用太空的机会可能不会再来。 但有人会问,为什么要登月? 为什么要选择月球作为我们的目标? 他们很可能还会问,为什么要攀登世界最高峰? 为什么三十五年前要飞越大西洋? 为什么莱斯大学队要与德克萨斯大学队比赛?

我们选择登月, 我们选择在本年代登月以及选择实现其他目标,不是因为其易,而是因为其难,因为这一目标有助于我们最大限度地组织和衡量我们的精力和能力,因为这是我们乐于接受的挑战,是我们不愿延宕的挑战,是我们意在必赢的挑战。我们的其他目标也是如此。

正是因为这些理由,我认为,去年做出的将我们的太空计划从低级别提到高级别的决定是我在总统任期内将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

过去 24 小时内我们已经看到,我们正在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复杂的探险行动建造设施。 我们看到土星 C-1 型助推火箭正在试验,感觉到大地在震动,空气在颤抖。这种火箭的威力是把约翰·格伦送入太空的宇宙神火箭的若干倍,其功率相当于一万辆汽车将油门跳板踩到底时所发出的功率。 我们参观了试验现场,那里有五台 F-1 火箭引擎,每台引擎的威力都相当于土星号全部八台引擎的组合威力。这五部引擎将拼合到一起构成先进的土星发射器,然后送到一座新建的大厦中去组装。这座将在卡纳维拉尔角建造的大厦有 48 层楼高,有一个街区那么宽,其长度是这个运动场长度的两倍。


 

在最近 19 个月中,至少有 45 颗人造卫星绕地球飞行。 这其中约有 40 颗是“美国制造”,与苏制卫星相比,这些卫星要复杂得多,为世界人民提供的知识也多得多。

水手号飞船正在向金星进发,这是太空科学史上最复杂的航天器。 其发射精度堪比从卡纳维拉尔角向本体育场发射一枚导弹,让其落在 40 码线之间。

导航定位卫星在帮助我们的海上船只掌握更安全的航线。 气象观测卫星为我们提供了史无前例的飓风和风暴警报,也能同样提供森林火灾和冰山警报。

我们经历过失败,别国也是如此,即使他们不承认失败。 他们或许没有我们这么公开。

毫无疑问,我们落后了,而且在载人航天方面还将落后一段时间。 但我们不甘落后,我们将在本年代实现赶超。

关于宇宙与环境的新知识,学习、测绘和观测方面的新技术,用于工业、医学、家庭和学校的新型工具和计算机,这些将充实科学与教育的发展。 像莱斯大学这样的技术院校将得益于这些成就。

最后,太空事业,尽管其本身仍处在初期阶段,却已经造就了大量新公司和数以万计的新就业岗位。 航天工业和相关工业正在产生对投资和技能人才的新需求,而本城市、本州和本地区将在很大程度上分享这种增长。 西部旧边陲上那曾经是最边远的地区将成为科学与航天新前线的最前哨。 休斯敦,你们的休斯敦市,由于有了载人航天中心而将成为庞大的科学与工程界的中心。 在未来五年中,国家航空航天局预计将本地区的科学与工程工作者人数翻一番,将其薪资与经费支出提高到每年六千万美元,为工厂和实验室设施投资约两亿美元,并且在本市的这个中心直接采购或委托制造超过十亿美元的新太空计划项目。

诚然,这一切需要我们大家花掉一大笔钱。 本年度的航天预算是 1961 1 月所作预算的三倍,比过去八年航天预算的总和还要多。 此预算目前达到每年 54 亿美元,数额之大令人惊愕,但仍然略低于我们每年在香烟和雪茄上的花费。 航天支出将很快有所上升,从每人每周 40 美分提高到每人每周 50 美分以上,全美男女老幼人人有份,因为我们已经把此项目定为国家重点项目,尽管我明白,鉴于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有什么好处在等待我们,所以这在一定程度上仍然是信念与憧憬之举。 但是,同胞们,如果听了我下面一席话,就会知道我们必须勇敢面对。我们要将一枚巨型火箭从休斯敦控制中心发射到 24 万英里外的月球上去。这火箭高过
300 英尺,长如这足球场,用新型合金材料制成,其中某些材料尚待发明。这火箭能够承受的温度和应力比我们经历过的高出若干倍,其装配精度比最精密手表的精度还要高。这火箭要承载推进、导航、控制、通讯、食物和生存所需的全部设备,到一个未知的天体上去执行从未尝试过的使命。然后,火箭要安全地返回地面,要以超过每小时两万五千英里的速度重返大气层,因此会产生约为太阳表面温度一半的高温 —— 犹如今天这里的酷署。我们要完成这一切,要万无一失,还要在本年代结束之前完成。

这一切工作都由我一人来做吧,请你们诸位稍安勿燥,暂且纳凉。 [ 笑声 ]

无论如何,我想我们要去做这件事,我们必须付出需要付出的代价。 我并不认为应该浪费金钱,而是认为我们应该完成这项工作。 此工作将在六十年代完成。 当这项工作完成时,你们当中的某些人可能仍然在这所大学读书。 当这项工作完成时,现在主席台上就座的某些人将仍然在任。 但无论如何,这项工作要完成, 在本时代末之前完成。

我很高兴得知,作为美利坚合众国国家壮举的组成部分,本大学将参与送人登月的行动。

多年前,伟大的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在珠穆朗玛峰遇难。此前,有人问他为什么要攀登珠峰。 他答道:“因为山就在那里。

那好,太空就在那里,所以我们要去攀登这座太空之山;月球和行星就在那里;知识与和平的新希望就在那里。 为此,在我们启航之际,我们祈求上帝保佑这人类有史以来所从事的最莫测、最危险、最伟大的探险事业。

谢谢!

 

 

1962-09-12 Rice University

Click here for full version.